分类
异香

圣经记载的香气:流传两千多年的阿曼乳香

当我穿过马斯喀特(Muscat)穆特拉市集(Mutrah Souq)拥挤、迷宫般的通道时,一缕缕乳香(frankincense)的烟雾飘过集市。这种诱人的麝香气味弥漫在阿曼的城市和文化中。我从未远离空气中飘荡的这种独特泥土气息。

商店外点缀着金饰和银香炉的罐子里,闷烧的乳香袅袅升起,飘出诱人的香味,吸引着我。小巧的露天商店摆满了香料、成堆的没药(myrrh)和蜜枣。一身黑色长袍的女士们,注视着色彩鲜艳的丝巾和披肩,而身穿白色及踝长袍、头戴精美刺绣的阿曼盖帽的男士们则审视着一堆堆鹅卵石大小的琥珀色、焦糖色或者奶油色的乳香块。

这就是《圣经》中最神奇、最具魔力的马斯喀特。可以肯定的是,穆特拉市集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我可以在一个屋檐下买到黄金、没药和乳香的地方之一,这是基督教传统中,东方三博士送给婴儿耶稣的三件礼物。这也是两千年前人们能够想象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之一,当时乳香的价值相当于同等重量的黄金。

乳香(起源于古法语‘francencens’,意思是‘纯净的香料’)作为香水和万灵丹使用已经有6000年历史。它是采自坚硬的乳香属(Boswellia)植物上的芳香树脂,这种树只生长在从非洲之角到印度以及中国南部部分地区的狭窄气候带。世界上大部分的乳香供应来自索马里(Somalia)、厄立特里亚(Eritrea)和也门(Yemen)这些近年来饱受冲突困扰的国家。战乱也对这些国家的乳香生产带来负面影响。而在和平的阿曼(Oman)生产出世界上最上乘——也是最昂贵的乳香,古埃及称这种乳香为“上帝之汗”。

耐寒的乳香树生长在阿曼南部省份佐法尔(Dhofar)的荒凉地带。乳香树脂的价值取决于其颜色、结块大小和含油量。最有价值的等级,被称为何嘉里(hojari),只出产自佐法尔山脉干燥的狭小气候带,这个小气候带刚好超出了夏季季风气候覆盖的范围,在薄雾笼罩着阿拉伯半岛的顶端。

今天,遍布这个地区的乳香树,以及自公元前4世纪就形成的许多大篷车商路和港口都是阿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的世界遗产地的一部分。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描述,“在这个地区繁荣了许多世纪的乳香贸易是古代和中世纪世界最重要的贸易活动之一。”

从这里开始,拥有成千上万骆驼和奴隶的大篷车商队装满乳香,穿越阿拉伯沙漠,长途跋涉2000公里的陆路旅行,前往埃及、巴比伦、希腊和罗马帝国。而满载乳香树脂的船只远行直至中国。罗马博学家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公元23-79年)写道,这种贸易使南部阿拉伯人成为“地球上最富有的人”。

乳香在当时被视为是万用药,被认为能治疗痔疮、月经痛和黑色素瘤。希腊军事医生迪奥科里斯(Pedanius Dioscorides)将乳香描述为万能神奇药物,他写道,这种树脂胶可以“填补溃疡的空洞”或者“粘合血腥的伤口”。埃伯斯伯比书(Ebers Papyrus)是古埃及最重要的医学知识文献,提到乳香可以治疗哮喘,出血,咽喉感染和呕吐等。埃及进口大量乳香作为香水,驱虫剂,并用在尸体防腐时掩盖腐烂的气味。1922年图坦卡蒙国王的陵墓被打开时,人们甚至在其中发现了乳香软膏。

为了净化而焚烧,乳香暗示着神圣性。它袅袅升起的烟雾被认为可以直接升到天堂。古代世界的许多神庙都浸透着它独特的嗅觉印记。

“我们燃烧乳香以击退蛇,”当地导游阿穆尔·本·哈马德·阿尔-胡斯尼(Amur bin Hamad al-Hosni)带我来到阿曼北部的内地省地区的17世纪的尼兹瓦堡(Nizwa Fort)。这里位于几条贸易路线的交叉路口,具有战略意义,曾经被称为“伊斯兰之珠”。“还有为了避开恶灵,”堡垒礼品店的售货员马萨·艾-扎赫拉·纳赛尔·艾·霍斯尼(Maitha Al-Zahraa Nasser Al Hosni)补充道。这家商店里充满了大量的乳香精油、香水和乳液。本·哈马德·阿尔-胡斯尼的金边长袍浸满了乳香的芬芳。

在阿曼期间,我惊讶地发现乳香仍然是阿曼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尼兹瓦市,我看到阿曼人嚼着可食用的树脂口香糖来清新口气。一位店主告诉我:“孕妇也会嚼它”,因为准妈妈们相信它的特性可以保证聪明宝宝的出生。它也用于药物和茶叶,以促进消化健康和保养皮肤。阿曼人用香水驱赶蚊子,饭后传递香炉被看做是热情好客的标志。使用的乳香的类型也被视为地位的象征和尊重的标志。

“阿曼人发誓,来自萨姆汗山(Jabal Samhan)或哈西克(Hasik)的白色乳香是最好的,”阿曼精品乳香提炼商萃香公司(Enfleurage)的老板特里格夫·哈里斯(Trygve Harris)说。他指的是在阿曼东南部的佐法尔海岸收获的乳香。“它被认为更纯净,具有最珍贵的香味。我最喜欢的是来自萨姆汗山西部Al Fazayah悬崖上的黑色乳香。”她补充道。她给我看了一间摆满旧铜蒸馏器的房间,在那里她从树脂中提炼出复合而精致的精油。她拿出一个柳条篮,里面装着小的奶油色的树脂泪滴,还有深棕色的小圆块,看起来像是一大团凝固的胶水。不同的土壤,微气候,甚至不同的收获季节会产生不同的树脂颜色,一般来说,树脂越白,价值就越高。

夏天,哈里斯甚至会做乳香冰淇淋在穆特拉集市租的小摊上出售,很快就会被当地人抢购一空。

2006年,哈里斯第一次来到阿曼,为她在纽约的芳香精油店采购乳香。“但即使在阿曼,我也只能得到索马里油,而不是更高质量的阿曼油。当时没有人把它提炼出售。连爱慕(Amouage,阿曼顶级香水公司)都没有!” 她回忆道。阿曼顶级香水公司专门生产奢华的乳香香水(100毫升装的带乳香基调的爱慕香水每瓶售价283英镑)。

2011年,她搬到了佐法尔的首都塞拉莱,并成立了萃香公司。如今的总部设在马斯喀特,哈里斯的销售对象包括小型国际香水公司、精油公司,以及“那些想要精品、高品质乳香,但不需要1000公斤乳香的人”。她每天生产2到3千克的阿拉伯乳香香精,每千克价值555英镑。

几乎所有的阿曼乳香都是从灼热的佐法尔沙漠生长的阿拉伯乳香树收获的,并且由当地部落所有。每年四月开始收获,因为气温上升导致树液更容易流动。工人们在树皮上切开小口,使树皮渗出一层白色的乳状汁液,像蜡烛的蜡一样滴落在树上。树汁静置10天凝固成胶状。刮掉“泪珠”之后,农民们再次切开同样的地方。他们多次重复这个过程,直到秋季的最后收获最白的和最有价值的树脂。每棵树采撷5年,之后再休息5年。

然而,近年来阿曼稀有的阿拉伯乳香树受到全球需求激增的威胁。植物学家,著有《博斯威利亚的栽培:乳香圣树》(Cultivation of Boswellia: Sacred Trees of Frankincense)一书的约书亚·埃斯拉米耶(Joshua Eslamieh)说:“国际市场上对乳香精和全人医疗的兴趣重燃,给博斯威利亚的自然栖息地增加了压力。”

阿拉伯乳香树现在已经被列入国际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的“接近威胁”。 最近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声称,这种树正在迅速消亡,未来20年乳香的产量将减少50%。另一份报告警告说,产量已经从每棵树10千克降至3.3千克,并且发现在过去的20年里,佐法尔的萨姆汗山自然保护区(Jabal Samhan Nature Reserve)的乳香树数量已经下降了85%。

科学家们指出,干旱、过度放牧、昆虫袭击和索马里武装走私者的非法采集是乳香树脂产量下降的原因。这导致阿曼苏丹近年来雇佣武装警卫来保护山谷。

然而,根据阿曼环境协会(Environmental Society of Oman)项目经理穆赫辛·艾·阿姆里(Mohsin Al Amri)博士的说法,不可持续的采集是该工厂最大的威胁。他说:“缺乏经验的兼职工人放弃传统的采集技术破坏了树木。”未成熟的小树被开采,成熟的树木被过度采伐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越来越少的乳香树树苗能长成幼树和成熟树木。

而看见阿曼人在穆特拉集市查看堆积如山的乳香块,根据颜色和来源进行分类和定价的一幕,我永远不会知道这一点。

集市拥挤的小巷最终把我带到了马斯喀特的海滨长廊,沿着阿拉伯海的海岸线蜿蜒而行。有着绿松石圆顶和尖塔的穆特拉中央清真寺(Mutrah Central Mosque)坐落正中。传统的单桅帆船在赭红色群山环绕的海湾里短暂停留。伊玛姆们的召唤着虔诚的祈祷者,空气中弥漫着阿曼标志性的香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